首页
>>More
RSS 1.0

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存档

搜索

链接

访问统计:
博客快车 — 免费申请个人博客网站 | 博客VIP服务 | 企业博客服务
In Focus - [ 摄影 ]
 

 

Anthony Wong, Hong Kong, 2013.

黄秋生先生,香港,2013。

Leica M6,Zeiss Sonnar 50/1.5,Kodak Tmax400。

胶片的质感好好。400的片子用Rodinal来冲洗貌似粗糙一些,看来要重拾DDX。

明天终于可以休假了,哈哈哈哈哈哈!!!!!!

 


 
On The Way - [ 摄影 ]
 

Beijing, 2012.

去年的北京,貌似是十月。

Jogo兄已经将blogbus的东西移动到了Lofter,弄得我也蠢蠢欲动将家伙要移动起来,不过突然发现我的Ivanzhong域名被不知哪个占了,只好暂时作罢。

还是继续写着blogbus吧,日志是给自己看的。

最近拍片的热情很高,还是胶片适合自己。看了一些身边喜欢的摄影师的片子,让人很有动力。Rolleiflex 2.8e送修到叶青师傅处,需要大约一个月时间。这段时间,就用朋友借我的Makina和自己的Leica好了。叶青师傅现在生意越做越好,是有理由的。他异常认真,而且很重视自己的声誉,所以这种人不会让手艺不好的产品流出去。希望我的禄来能在他手上重新焕发光彩。

为了最近一次采访,借用了Canon 1Dx。这机器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但毕竟是数码,没胶片那种感觉。在北京的时候,和Andrew Wong老师见面,他也喜欢胶片。让我惊喜的是,他竟然也有那种“拍完一段时间后冲洗:咦?我怎么拍过这个?”的感觉,想不到一个父辈级的老师,在摄影方面竟然也是如此孩子气,好让我羡慕。

最近身边一位同事,因为拍了某张照片而处于舆论的风头浪尖。我不讨论摄影道德,只说人情。这位同事也是我的朋友,他在采访拍摄的过程中并没有任何做得不对的地方,所以我觉得他对外界的质疑,无需解释什么。这个世界上,很多人以为自己可以做记者,所以这些人总爱对记者指手画脚。面对这些人,忽略便好。虽然说起来很容易,但大家都明白,面对如此多责难,难免心里难受。更让人难受的是报社的人,很多人平时爱打抱不平,将自己当做公知谈天说地,同事出事的时候,却一再沉默。明知同事没错,却连个人表个态支持一句都那么困难。我鄙视这种行为,对此我一点都不抱歉。如果连身边一起战斗的人都信不过,那还有什么值得信任?如果说我们不用在意外面的人,那么我们自己的战友呢?如果明天相同的境况发生在你身上,你会什么感觉?

我再次声明,我支持黎湛均。在这件事情上,我愿意用人格担保他。

以上。

 
Portraits - [ 摄影 ]
 

Leica M6, Summicron M28, Fomapan400.

葵爷家两位千金~

有点Sally Man的感觉,对不?

我又自我感觉良好了~

北京呆了13天,回家。回家前就迫不及待地定了4月中去泰国的机票:和太太去度假,我们都想休息了。

很想订一家清迈酒店,远离清迈城,价格适中,环境优美,唯一的问题:我还是想到城里去,所以就纠结了,让我再纠结一阵好了。人就是这样。

更离谱的是我同事兼好友火箭斌同学。北京两会他明明有入场证,机会难得,他却纠结该呆场外还是场内:在场内拍得到领导拍不到场外代表进场,在场外又无法排队占好位置拍领导⋯⋯世界上恐怕没更极品的了。

同在北京那几天,我和他说了不止一回,大致意思是:哥,你只有一个脑袋,选定了一个位置就好好拍,别想两个脑袋的事情,通讯社那么多,拍不到又死不了,你还纠结什么?面对我的轮番轰炸,火箭斌同学用呆滞的表情回应我:这哥来北京前就感冒,来了再享受两天灰霾,估计人都傻了吧?

回家的感觉真好,怎么都是个可以放松放任自己的地方。这两天什么都不想去做,只想慢慢安排一下:检修保养禄来;去佳能借用1DX;香港电影节和金像奖;把泰国的手续办好;准备回一趟安徽喝女家的喜酒;清明要去上海镇江;报销⋯⋯想想貌似还不少。

在这期间,一定要抽个时间在家实践一下罗勒酱拌意粉;补充一下咖啡豆,这次该轮到曼特宁了;新买的吐司机要用起来,喜爱英雄牌的草莓酱~香港的话⋯⋯有麦奀,真让人欣慰。

生活岂能因为太忙而丢弃?

 
On The Way - [ 摄影 ]
 

Jingshan Park, Beijing, 2012.

去年的几乎同一时间,北京景山公园。

这卷是今年才冲出来的我会告诉你么?

近期工作总结下:

春节不在家过其实不是惯例,但这次出差算不上成功。三亚,我只拍到一个我想要的画面,而且我还不敢保证是实的。我有时会想,是不是太急了,或者作为外人,我很难,或者不应该用自己的理解去套入那些人真正的内心世界里,尤其是对失独者。田姐在火堆前的哭泣和张叔叔的沉默,外人也许永远不懂。

三亚后我们休息了一周有多,这真是最舒服的时光。在休息的时候我就已经憧憬着北京这次出差:SARS十周年,我这次的任务是拍摄肖像,用120胶片。出发前我带了大约35个胶片,但在第九天,我就全部用完了。不是因为快,而是为了保险,我拍得很多,基本上是一人拍两个胶卷的量。今天下午,我和王老师闯了一回小汤山。

我们俩都没来过,北六环以北,小汤山实在太远了。进小汤山医院后我们找了一圈没找着,被保安轰出来了。保安很神秘,他说他知道那地方在哪儿,但不能告诉我们⋯⋯于是我们将整个外墙都绕了一圈,一个封起来的大铁门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扒门上往里一看,是一大片长满野草的空地:我们找到地方了。

问题又来了:墙太高,翻不过(其实是我太重,加上我们都有器材⋯⋯)。

我敢确定,如果不是王老师也在,我一个人绝对不会决定去翻墙。我们在附近的五金店租了一把梯子,绳子拴好,爬上墙,将梯子提上来,另外一边放下去,落地!我早就想好了,如果没人发现咱们,咱们就原路翻墙出去,如果被发现了,就收拾东西从正门出去。在大空地的南面,还有一些未拆的板房和一座平房,那里连接着小汤山疗养院。

整个拍摄没什么难度,除了那要命的风。树被刮得哗哗直叫,我们冷得直流鼻涕。除一件羊绒衣外,我身上全是薄衣服,为了能快点拍完,也管不了那么多。我们走进小平房,里面比较暖,两张破旧的床摆在进门的位置,正纳闷这床用途的时候。王老师往东面的隔间探了探头:“我操,这是太平间!”

我从隔间的门望进去,里面座着一个破旧大冰柜,一眼就看出是放尸体用的。床的问题早已消失,我作了个揖,进了门。里面实在太暗了,没拍几张我就出来了。虽然此地已经多年不用,但阴森的气息依然扑面而来。宁愿冷一点,我们还是出外面吧。

板房没有拆完,很让人惊奇。我们甚至顺利进入了其中一间。一进门我就明白这可能是唯一一间能进的病房,因为来拉屎的人都是这么想的。荒废的房间肮脏破败不堪,但我们还是在墙上发现一个防毒面具般的口罩。为了翻墙轻便,我没带脚架,这时我有点后悔了。我到现在还在担心,那张照片到底会不会虚掉。

我们将几座板房都走了一遍,然后撤退。撤退前我觉得应该在小汤山留下点什么,于是我撒了泡尿。一阵大风吹来,让我得出了“野外撒尿必须顺风”的常识性真理。

虽然说,一个人出来干活很自由,但有些时候,同伴真的很重要。MaHoo老师今天不出席,是应该遭到声讨的。王老师说,马老师非常擅长这个⋯⋯哦,这个,指的是偷鸡摸狗的行为~

明天又要8点起床,已经连续一周有多。

加油吧,如无意外的话,下周二前该回家了。

 

 

 

 
On The Way - [ 摄影 ]
 

江湾路,广州,2012。

整个下午都在收拾东西,今晚要在奔赴专题的路上。

记得上一次不在家过年,是2009年的春节。那时候还是单身小屁孩,和同事要在北川灾区体验新年。除夕那晚,我们在刘易林家里吃晚饭,刘大哥喝了酒,我第一次见他那么高兴,新妈妈赵勤在一旁不停忙活着。吃过晚饭来到板房区的空地,我买一个最大的烟花,随着一阵阵爆响,几乎所有孩子都来了,整个板房区顿时充满了笑声。那天晚上很冷,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当地人开的家庭旅馆,一个房间,三个带电热毯的床铺。第二天早晨,店家徐先生(我只知道他的绰号叫“徐花椒”)端来了洗脸的热水,还有热腾腾的芝麻汤丸,让我觉得那个冬天一点都不寒冷。

其实09年的春节虽然在外地过,但异常过瘾。结束了北川的采访后,我到了绵竹会合同在出差的陈奕启,两男人被来自当地的戚雅同学邀请到家里,吃了另外一顿丰盛的家庭板房新年饭。大约是年初四的样子,两人结伴到了重庆,队伍渐渐壮大:孙璇和尚蔚从北京飞来了,白白和沈玮从上海飞来,苏里先生还有太太杨晶正好在娘家⋯⋯当时是什么样一个状况凑到一起,我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陈奕启在朝天门的江边和另外几个搓麻将输得很惨,和白白一大早在旅店的阳台和咖啡,沈玮的宾得67几乎是三分钟就换一个卷,随身挂两台徕卡的苏里先生,洞子里的鱼,然后就是那带有阵阵尿味儿到处是录像厅麻将桌十分有趣的十八梯。现在的重庆,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恐怕要将上次的人重新聚集一次已经不太可能了吧?

如果以为玩到这里就结束,你们就错了。南都二人组和北京情侣帮又杀到了成都,本来说要经重庆去三峡,但时间不够,只好去爬了一趟峨眉山(尼玛爬峨眉山也用了两三天好吧)!最二的事情发生在上山顶的时候。眼看着一拨拨的人排队乘坐缆车上山,我们几个年轻人很不以为然:这点儿路还要坐缆车不骂人吗?咱们爬!山路上的风光多么美好啊,太阳下的雪景多么漂亮⋯⋯我们压根没想到路上全部结冰了。在“这时候回去会显得很没面子”等心理的作用下,四个人硬着头皮往山顶爬,除了陈奕启,另外三个人都买了冰爪,结果小脑不发达的我还是把相机摔了出去。幸好,F3结实得很,没坏,可是裤袋里的手机却被我压碎了屏幕。下山的时候,我们毫不犹豫非常一致地选择了缆车。当天我们几个吃了非常非常多的饭⋯⋯

回到今年,这种冒险应该不会存在了。首先,当年和我一起疯的陈奕启已经当了爹,我也成了老衬,不可能一个人疯。其次,今年去的是三亚,阳光与海滩,这么舒服的地方最适合海边散步休息什么的了。第三,今年太太要跟我一起来,她对我采访的题材非常感兴趣,实际上,是她提出来让我拍这个题目的⋯⋯

每次出门,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在前方等待着我。不过出门总是让人期待,即使没什么收获,也是经历的一部分。我时常会想起一个词语:生活在别处。我们出门,有一部分目的,是看别人的生活,体验一把别人的生活。回头想想,自己日常中的一切,正正就是生活,是我们自己参与的,能够为之奋斗的,能够憧憬的生活。

愿一切顺利。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