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More
RSS 1.0

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存档

搜索

链接

访问统计:
博客快车 — 免费申请个人博客网站 | 博客VIP服务 | 企业博客服务
9.25 - [ 日子 ]
 

 

Sep 25th, first anniversary of our marriage.

Thank you. I love you.

 
On The Way - [ 摄影 ]
 

 

Yulia, a russian dancer, Shanghai, 2013.

Rolleiflex 2.8E, Kodak Portra400.

Yulia,俄罗斯舞者,上海,2013。

最近一批120胶片开始慢慢扫出来了,惊喜不少。

 
Dido - [ 摄影 ]
 

 

Dido in Guangzhou Iron Factory, 2013.

第一次去广钢,下着小雨,没睡醒的太太。

仿佛要上战场的样子~Pentax 67加一枚105的镜头,很好。

 
On The Way - [ 摄影 ]
 

 

The Bund, Shanghai, 2013.

上海外滩,2013。

由于台风,我终于可以在广州呆一个星期了,周末出差,这个出差会比较舒服。

貌似从下半年开始就一直没有停过。

先是无人村,然后场馆,再到北京开展罕见病项目顺道再拍场馆,现在手上的东西已经好几个了,都还没完成,还有失独者呢。这些都会成为烂尾楼吗?

接的东西越来越多的后果是,时间根本安排不过来,所以很多东西都只能往后推。如果一切顺利,下周拍完深圳一个罕见病个案后,可以将无人村的做完,这样,8月份就有稿子可以发了,而且可以都呆在省内。

连续大半年,都处于出差状态,一个月有将近一半时间不在家,不知道太太会不会疯掉。

我觉得挺对不起她的。我不在家,很多时候她就一个人过。出差习惯了的人,特别容易交到朋友,或者说各地都有些朋友或者事情可以消遣时间,可是她就未必了。我这么忙到底为了什么呢?

罕见病的题目,我有大约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操作,问题是我有两个个案,而其他人只有一个,这就造成了我的时间异常紧张。但,8月份我应该可以过得舒服一些,至少我有一个个案在深圳,这样我出外的时间就很好控制。本来的安排是,下周一应该就去深圳了,不过我决定陪太太多一天,周二才出发。这样,我就能送她上两天班。

不当记者,不接触,不知道原来我们身边有那么多不幸的人。就像罕见病,这个几率可能是万分之一,但对这些人来说,他们的生活基本就被毁了。这几天说得最多的是,我们的工作不知能为这些人带来什么改变,也无法给他们很确定的承诺。但如果我们不来做,这个可能性也不会有。

说来说去都是这些,免不了老生常谈。现在我最关心的是家里的太太,会不会很累,很烦躁而已。每个人,原来都在忧虑,或长或短。

多谢这场台风,可以让我稍微停一下,其实挺好的。

 
On The Way - [ 摄影 ]
 

泰国曼谷,On Nut,2013。

On Nut, BKK, Thailand, 2013.

又出发了,上海,北京,将去年旧场馆的题目做完。

上周去了一趟开平,拍无人村的项目。回来后梓煜觉得不够,所以北京回去后还得再去一趟。看来我在现场还不够冷静,一双fresh eye就能给很多不同的意见。

昨天梓煜为了杨小彦老师的新书对我做了一个访谈。其中一个问题是,我有没哪个采访,是能够给采访对象实质性帮助的,我沉默了。

我回答不上来,因为我发觉很可能没有,或者说,帮助都很短暂,甚至说不上实质性。

是人们忘记得太快,还是我们不够坚守?两者都有吧,也许。我这样安慰自己:虽然我的工作没能给采访对象的生活带来实质性的改观,至少在那段时间里面,他们是获得大量关注的。想到这里,我感到有点失落,我们采访时候的悲伤,同情,愤怒,一下子都被消耗掉,都显得那么无力。过了那段时间,他们依然被遗忘。

或许应该反过来想:如果因为结果的不可预知,而不去做一件事情,那更不可能有结果。我在采访蝴蝶之家的时候,金琳女士说过:如果她不去走这一步,那也许就不会有这一步。至少,他们离目标近了一步,一步已是不同。金琳女士抛弃很多东西,和先生从英国来到中国开办蝴蝶之家儿童临终关怀中心,她说这是上帝的旨意。而对我来说,这是Do the right thing.

嗯。Do the right thing.这是多么简单却又困难的一句话。做就对了。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