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More
RSS 1.0

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存档

搜索

链接

访问统计:
博客快车 — 免费申请个人博客网站 | 博客VIP服务 | 企业博客服务
My Wedding Day - [ 日子 ]
 

 

    我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今天,我结婚了。

    谢谢你,快三年了。请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谢谢大家的厚爱和祝福。

    2012年9月25日,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On The Way - [ 摄影 ]
 

    Window view of a family after the flood, Zhu Jia Zhuang Village, Laiyuan, Baoding, Hebei, 2012.

    河北保定,涞源朱家庄村,泥石流过后,灾民的窗户,2012。

    出差在外,在河北调查尾矿,独自采访拍摄了两日,今天终于回到北京休整。

    明天中午,我要去山西,飞机加汽车赶路,为的是同样的题材。这篇写在出发山西前夜。

    原本以为,河北是最难的一个点,顺利完成,该轻松一下了。但谁知,临到出发山西,查完资料后,不安感再次袭来。

    这次去的是山西朔州的一个电厂灰库,网络上的图片多来自绿色和平,均是这个灰库触目惊心的样子:铺天盖地的白灰,变色的水源,枯死的植物,及老农的表情与干枯的手掌⋯⋯顺利完成河北采访后,今天一早,我开车从涞源赶回北京。一路上我开得很轻松,感觉很快就到北京了。为了路途没那么闷,我还特意刻了一张CD在车里播放。看完照片后,白天的轻松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担心:是否需要准备口罩,为了拍摄方便应否住进电厂的招待所,采访会不会遇到阻挠,开车上路会不会很艰难,不慎吸入灰尘会否影响健康,影响多大⋯⋯

    还记得10年初在云南拍摄干旱,在满是灰土的矿山上我们的车抛锚了。粉尘太厚,车轴卡在埋藏在厚厚的粉尘地下的石头上,根本看不见。我清楚记得,我和我搭档,趴下身去,用工具甚至双手去挖开灰尘,安装千斤顶。大半小时后,我们终于重新上路,几人的身上,脸上,手上都沾满了厚厚的粉尘。没有一个人有怨言,因为我们要这么做才能解决问题,解决问题了我们才能接着上路,才能完成任务。

    在摄影的多个类别里,报道摄影师和摄影记者,皆是无法退缩的,因为这个工作的责任和意义。在成为记者的那一天起,就必须具备无论任何时间地点,都能出发,并完成任务的能力。这个工作,不接受“我还没准备好”这一说辞。而出去后,记者就要自己面对各种采访遇到的问题,解决它,完成任务。任务有时候是简单的,有时候是枯燥的,有些是开心的,有些是刺激的,更有的是负面或者危险的,但都不是记者能选择的。记者能做的,就是在尽可能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交出尽量好的作品。

    (余下的写在出发当天早上)

    有人会说,记者很自由,可以到处跑。但当你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地方,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担心着明天采访的各种事情,这种想法便会显得十分幼稚。可以说,几乎每一次出差,都是有压力的。只有完成的那一下,才感到轻松些。我自己是一个在这方面很难放轻松的人,所以每次出门,都会伴随各种压力,即使是大家看来最轻松愉快的娱乐采访。有压力是好的,压力能让我发挥得更好,所以某种程度上,我喜欢这种压力。说到这里,我突然间觉得自己真他妈复杂。

    发那么一堆感慨,无非就是想说,其实记者这一职业是苦逼职业,记者几乎都是理想主义者(或者半理想主义者),理想这饭要吃起来,是很不容易的,然而我还在坚持吃,说明我还可以~

    昨晚若璇在电话里,哭着说工作的不顺心。早上她告诉我,她想辞职了。我说,好,辞职休息一下吧。我心里十分清楚,未来一段时间的担子,可能会由我一个人承担。我也不想她频繁地换工作,但选择一份更适合自己的工作,是她的自由。她可以退缩,因为有我在。我是男人,退缩不是我的选择。昨晚电话末了,她对我说,至少我的这份工作,是我喜欢的。其实她不全对,我喜欢的是摄影,摄影记者这一职业,我喜欢大部分(其实他妈谁都不喜欢苦逼那部分)。

    既然我热爱摄影,那就应该快乐地拍着。想到这点,我轻松一些了。

    希望这两天采访顺利。

 

 
On The Way - [ 摄影 ]
 

 

Woman with her duck, Beijing, 2012.

2012,北京,与鸭为伴的女人。

Fomapan400,是我最爱的黑白片之一,明显的颗粒感十分有力量。

人在昆明,准备飞广州。

今年的大理摄影节,我只待了不到4天,明天便要出差。不过今年的大理,人多了好多,便也没有那么可爱。

还记得09年和10年到大理的时候,十分喜欢这个地方。尤其是古城周边,干净美丽得让人陶醉。今年再去,由于工作没多少时间能跑到周边,于是心情就被古城中心的喧闹淹没了,很是没劲。只有11号的早晨和下午,趁着工作间隙,和几个朋友骑车去龙龛和才村的洱海边,才算是放松了一下。洱海边的蜘蛛还是那么多,可见空气之好。早晨的时光,从洱海边顺着鹅卵石的小路,在田野的包围下走回古城,吃一碗米线,是最舒服的事情。

几乎每个晚上,或多或少,都要喝酒。晚上临睡的时候,总算看了几场奥运会的比赛。我发觉现在自己看奥运会,心态和以前已经大不相同。

小时候,看见中国队输比赛,会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对方的队员;稍长大一点,觉得老是中国队赢,很没有意思;后来,明白了不论谁人胜负,其实背后付出的努力都是巨大的;到现在,看见胜利的喜悦和输掉比赛的失落,我同样觉得感动。

不知为何,今年的奥运会让我无数次想起自己年少的时候。那时在广州队训练,是射击运动员的我,为了学业忍痛放弃了射击。今年我特别留意中国运动员,不论胜利还是失利,然后每次都会想:如果我当年没有放弃,现在的我会是何样。

也许我会进入更高级别的队伍,一直训练然后拿到冠军;也许我会在这个过程中遭到淘汰,文化技能却不足以寻找一份普通工作谋生;也许我会进入体育大学,却变成体育新闻方向的学生;也许我会变得很颓废,像队里的师兄一样每天逃课。

中国的运动员,总是让人觉得不幸,即使拿到奥运冠军,也难免让人想到他们背后有多少人付出什么代价。CCTV5某天播出一档节目,把所有获奖牌的运动员的感言都放到了一起。我和同房的实习生一起看了一阵,共同觉得外国运动员压力要小很多,即使只拿到铜牌也高兴得要死。中国队员,没拿到金牌无疑等于失败,他们太清楚这点,以致在短短几句获奖感言里也表露无遗。

突然觉得有些庆幸,我不是电视里面那些失落的运动员,和那些根本没机会露面的运动员。他们背负太多包袱,根本无法享受运动。哈哈哈,其实我就是一个根本没机会露面的~只不过我提早走上了另外一条路,很幸运,这条路是我喜欢的。

所以,无论什么困难,都要走下去。

其实我很希望,有一日,我能自由地享受射击运动。

共勉。

 
28 - [ 日子 ]
 

 

    Crystal and I, on my birthday.

    I'm 28, I'm engaged.

    28岁了,订婚。

    28岁了,多谢父母和家人一直照顾我,身边朋友一直陪伴我,当然,还有你。

    若璇陪伴我走过了两年多的时光。2009年10月17日我们开始在一起,2011年5月她搬来与我同住。为了我,她从北京到深圳,再从深圳到广州。在这两年多里,我们闹过分手,吵过架,不过我们都挺过来了。

    我深知她家庭的复杂与她父亲给她母亲和她的生活带来的不快,我更知道她为了我有多么不容易。所以,当她告诉我,她不知该送我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我说不需要。因为我的心里在想:我需要的是你。那时候,我已经把戒指准备好了,为此,我几乎要卖掉我的徕卡,接下来半年也要过得节俭,但这一切都不要紧。

    求婚的前一晚,我请一群人渣朋友见证我的求婚,结果发展成了一次集体快闪活动。那几天,刚好连续几个朋友生日,包括我,于是5号晚上我骗若璇,说几个朋友一起庆祝,让她跳完舞后一定要来沙面一趟吃个宵夜。另一边,我正在沙面星巴克里和大家商量任务:谁拿花出现,怎么拿,谁准备花炮,谁准备灯,我的行走路线,大家都躲哪里才不会被发现⋯⋯最终,我们确定在沙面天主教圣母堂前行动。不是因为那里是教堂,而是那里最好辨认而且容易躲藏。沙面是我和若璇表白的地方,对我有重要意义。

    若璇来了,我在沙面入口就拦下了她,让她陪我走进去:这样,我才可以控制住行动的线路~我们边走边说话,她跳舞后很累,我紧张得要死,却又要装作若无其事。终于,我们走到了圣母堂前,花童胖子同学也准时骑着他的粉色自行车出现。若璇正在惊讶为什么胖子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沙面时,我已经一把将准备好的花从胖子背后取出来,递到了她面前。

    我想,这时候她应该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的手有点抖,小心翼翼地从包里取出装着求婚戒指的猫头鹰盒子。我紧张得都不知说什么好:“两年多了,谢谢你。”“嫁给我好吗?”

    若璇也有点愣,但她很快反应过来了,同样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笑着说了一句:“好啊!”

    还没等我抱紧若璇,毛毛和YY,田鸡几个花炮手的脚步声出现了,随着几声巨向,所有人都冲了出来,大家手上都拿了照相机。我还在想怎么他们这么容易被人发现,完全忘记了我自己竟然没有单膝下跪!

    我已经不紧张了,在所有人的要求下,我单膝下跪给若璇戴上了戒指。正当大家起哄之际,教堂的矮墙后露出一个脑袋(可能是个工作人员,但我们都愿意觉得他是个神父!),说:恭喜啊,主会祝福你们的,但能够请你们轻点声吗?我们连忙说不好意思多谢多谢,这时候“神父”也显得不好意思了,笑着说,没事没事!祝福你们!这个插曲,真是太有喜感了!

    在拍完一轮照片后,我们一起出发,真的去吃了一顿宵夜~不过,是我埋单的,而且吃的是胜记~~~忘记说了,若璇对于我买戒指一事,很开心的同时,也很肉疼。相比之下,貌似猫头鹰盒子的性价比高些~因为她非常喜欢猫头鹰,而这个漂亮的盒子来自俄罗斯,只需要70块~~~

    从此,我的生活,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虽然前路依然艰难,但两个人互相陪伴,走起来必定坚定得多。

    谢谢大家!

    今年八月,大理摄影节,我的杨箕村专题会参展。我终于可以休息几天了。

 
In Focus - [ 摄影 ]
 

 

    Sichuan, earthquake sites, 2012.

    四川灾区,2012。

    伤,痛,渐渐平淡的第四年。

    我也即将步入人生的另一重要阶段。

    这时候,我女人正睡在我的身后,她喝多了。工作关系,有时候她需要应酬。我知道,她并不喜欢那样。在一起快三年了,我们彼此十分了解对方。我不希望她那么辛苦,我想让她早日幸福起来,过她想过的生活。

    就在今日(2012.06.14)的中午,我作出了一个选择。当然,这个选择,只是我决定踏入人生另一阶段的其中一个步骤。

    如无意外,下次更新,将会在7月份。

    就像映秀中学里面那树苗般,我们都要坚强起来,加油。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