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rewell, 关志佳...... | 首页 | On The Way  >>
On The Way - [ 摄影 ]
 

  Macpherson Playground, Mongkok, Hong Kong, 2009.

  香港旺角,麦花臣球场,2009。

  我真是巨喜欢巧思的色彩,而且这支镜头的变形竟然如此之小。

  今天凌晨一点半,我夜班回家,站在路边半小时:等出租车。

  一辆天湖的出租车向我驶来,我一看,是庆哥的车牌,笑笑打声招呼,便上车去。庆哥看见我第一句话就是:“啊,我好耐没见你喇喔!”于是我们便在聊天中开始回家的旅程。

  在一个又一个疲劳孤独的夜晚,我都尽量只坐庆哥和妹姐的车。我如此信任他们,甚至可以等半个小时,也要等他们两个的车才愿意上。

  认识庆哥和妹姐,纯属偶然。值夜班的记者和编辑,回家都会打车。而有一些司机,喜欢在报社门前等客人。于是时间长了,就开始熟悉。乘客渐渐会有自己特别熟悉的司机,司机也有自己特别熟悉的乘客。我已经不记得第一次坐庆哥车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他特别聊得来。开始我还没在意,觉得这只是我碰到的大量出租车司机的其中之一而已。后来夜班多了,竟然碰到他好几次,才知道他夜班只喜欢到报社门前等客人。于是有一天,我将他的车牌记了下来。从此以后每个夜班,我就挑他的车来坐。现在我想想,这真就是缘分。

  出租车司机愿意搭报社的客人,原因显而易见:报社的记者和编辑,通常素质比较稳定,不会像酒吧的客人,喝醉了会乱来,而且住的地方一定不会太偏,很安全。经过我的仔细观察发现,庆哥总是和几个其他司机一起等客,于是有一晚庆哥不在,我便坐了他们几个人之中另外一个司机的车,那就是妹姐。我好奇地问她:“我之前一直坐庆哥的车,看到你们几个经常一起聊天,难道你们是老乡?”妹姐告诉我,他们都来自廉江,几个司机也租住在一个小区。平时夜班都聚在报社等记者和编辑下班,到凌晨四点就几台车一起去吃宵夜然后回家。妹姐家里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已经开始工作了;庆哥的老婆孩子也都在老家,一个人出来打工,十分不容易。有一天我问妹姐,她的孩子是否懂事?她说:“还好,都十分懂事。”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从报社出发,掉头,到东风路一路飞驰,然后在人民路口右转,再转入盘福大街,便到我家。大多数时候,这一段路程都是伴随着我和他们的聊天走过的。庆哥和妹姐的技术十分让人信得过,车品也是出租车司机里面算非常好的。也有些时候,我十分累了,上车就告诉庆哥或者妹姐,他们便会让我小睡一阵,一声不吭地平稳将我送到家门口,然后叫醒我让我下车。也忘记了哪一天,我上车告诉庆哥我回盘福大街,庆哥笑了出来:“咳,你都吾使讲啦,我记得你要去边度噶!”原来他们都很用心记住客人的习惯,仔细到连到什么地方停哪边,都一清二楚。

  今天凌晨,上庆哥的车寒喧之际,我问他:“最近生意如何?”庆哥一如既往地笑:“都系咁啦,可以啦!”我接上:“你地呢行开夜车,够晒辛苦啦!”“唉,边行吾辛苦喔!你地都辛苦啦!最紧要有工开啊!不过有时间就要抓紧休息!”“系呀,你都要注意身体啊!”“多谢晒!我会噶!”如此简单的对话,竟然可以让一天工作紧张的我马上放松下来。两人聊聊工作,聊聊家庭,路程不知不觉变得很短。

  车到家了,23元。庆哥熟练地将钱找好,把票给我,一元票他是不给的,因为他知道我们报不了。我对他说:“吾该晒!翻去慢慢开啦!”“好,多谢晒,拜拜!”便笑着开车走了。现在,妹姐还会优惠我一元附加费,哈哈!

  身边有很多不起眼的人,正是这些人的辛勤劳动,让我们的生活方便起来。23元,换来一趟放心的,安全愉快的归家旅程,还有朋友间的关怀,这23元花得真值!

 

评论

巨喜欢这张的色彩!!!

mayo () 发表于 2010-05-21 03:55:12  [回复]

进入这个球场的,通常是等坐直通巴士回大陆的游客。

阿祖 (http://azufoto.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5-15 23:47:14  [回复]

原来我和Ivan住得那么近啊。。。

vlee () 发表于 2010-05-14 00:18:35  [回复]

色彩很美,感觉很温暖。冷和暖的色调融合得很好!

有相熟的的士司机是非常好的事情。

kee () 发表于 2010-05-14 00:15:11  [回复]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