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ends | 首页 | To 关志佳  >>
Friends - [ 摄影 ]
 

  Tan tan, our photo editor, pregnant.

  怀孕中的谈谈~

  接下来,还需要给她拍多一点照片。

  假期我基本没休息,今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睡了13个小时……

  是时候,调整状态了,最近很颓废,Blog也没怎么更新。

  难道,我25岁生日那个小小愿望,没办法实现?

  我什么时候,才能不跑突发?什么时候,我才能做深度?

  也许很多人不明白,都觉得突发新闻是个美差。但我告诉你们,现在的南都突发,已经大不如前了。工作之累,加上发稿量之低,让现在的广州突发新闻,成为了最难做的事情。我不是说我想逃避责任,就在我25岁生日的时候,我就许下了一年内离开突发的愿望。那时候,我根本没有料到突发新闻会变成现在这样糟糕的局面。我们一个白班,至少要跑三条的报料,但第二天能够发出来的,往往不到一张照片。问题其实不在于摄影记者,而是在于文字。现在的文字领导,强调“有料必去,不能漏料”的伟大观念。于是,路灯砸伤路人的要去,一平方米的地陷要去,倒了棵树要去,远在花都的无人伤亡的小火灾,也得去。这么多的料,文字记者哪里跑得来?可以,加人吧!现在我们三个摄影记者,配合的文字竟然多达两个组共15人!就是说,一天里面,我至少有3.5个搭挡是准备要找我去干活的。而且,往往都是我上边说的这种根本不必要去的傻屄活。而有消息指,文字记者,需要增加到18人!而这么多的料,版面却不断遭到压缩,于是,该发的不发,不该发的还是不发,该漏的料漏了,不该漏的料照样漏。

  加人产生的一个重大问题便是,好的突发记者占的比例越来越少。方舒阳走后,我觉得靠谱的文字记者,已经不多了,一只手完全可以数完。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往上调的社区记者。我不是说社区的同事不好,但做得好社区新闻,不是就一定能够做得好突发的。像“你是潘先生吗?潘金莲的潘?我是邱记者啊,邱少云的邱!”那个邱记者,你最好还是做你的接线生吧!现在文字派班记者的不负责任和水平之低,已经完全不能让人接受。某一日,我接到一个记者电话,说花都狮岭有个大车祸,报料人说他是个救护车司机,干这么多年都没碰到这么惨的现场。我看看窗外,大雨漂泼,这么个路面状况,开车到花都至少要1个半小时,很可能没有现场。便着文字记者问清楚报料人。谁知他告诉我:“派班说已经帮我问过了,她说一定可以去的!”我的天,要么派班那个是傻屄,要么就她当你是傻屄。她问的情况,可有告诉你?她怎么就知道一定能去?结果,我还是去了,果然不出所料,现场被冲得一干二净。之前突发文字和摄影记者之间开了个会,讨论的是如何加强合作。刘可发言的时候,直指派班记者需要加强责任心。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在场的三个派班文字,有两个竟然在看报纸。轮到他们其中一个发言的时候,他说:“我没什么好说的呀。”领导问:“那你觉得刚刚刘可的发言你有什么想法?”他竟然说:“我觉得我自己派班,派得挺好的呀。刚刚在看报纸,没怎么仔细听!”你他妈的,指的就是你啊,周松柏!就是你!只有你,干了那么多年,还连路都不会找,也从来不会主动告诉摄影现场状况,甚至去干什么活!这种人,如果是上战场,我第一个先杀了你,免得我自己遭殃!

  有时侯,我会天真地想,如果现在的文字搭档,是07年08年那时候那些人,我就是跑死,也心甘情愿。很可惜,方舒阳转行了,肖海坤转行了,陈永进转行了,周炯转行了,周文峰去做编辑了,涂峰跑公安线了,钟跃东调佛山站做领导了,连以前管突发的谢冰也被弄走,去做报料中心主任了。现在就剩下陈良军林劲松,也不怎么跑了。新调来的人,也只有许方健和张立璞比较靠谱。南都啊,你究竟怎么了?难道你看不到,现在的社会新闻,都成什么样了么?

  其实我也早有离开突发的意愿。前一阵子,得知图片编辑那边要人,我真的动心了,只要能离开突发。可是衡量了各方意见后,我还是决定留下,毕竟,我还是想拍。但不好意思,我再也不想跑突发了。我想积累一些更深的东西,而且,现在的突发,我已经失望透了。

  年底前,我必须离开突发。不信我说话的人,欢迎来突发组体验。立此为据。

  发泄完,我舒服多了。对看我牢骚的各位,说声对不起……

 

评论

生活中总有些人,总有些事,让我们无奈,扼腕,叹息。

既然我们无法要求所有人都聪明,就让我们祈求我们可以遇到更聪明一点的人吧……

小妖猫猫 () 发表于 2010-08-14 00:15:23  [回复]

转图编也可以拍照啊大把时间。苦海无涯……

Quar () 发表于 2010-05-16 09:39:02  [回复]

深有同感

不过貌似,我已经不牢骚了。。。

丁洁 () 发表于 2010-05-10 22:49:26  [回复]

来杂志吧。热烈欢迎~

琉璃 () 发表于 2010-05-10 15:51:21  [回复]

还是那句话,我看到的是一个鲜活的灵魂,我听到的是最真诚的呐喊。只是,这个年代,每天看着报纸还说自己派题派得好的傻hi太多了。钧,我们所在的媒体都在堕落,虽然它们曾经都有那么一点辉煌。

Mocha () 发表于 2010-05-07 07:15:23  [回复]

这就是现实,摄影记者在很多报社都只能是二流记者.文字在中国,分量还是很重的.

曲水 () 发表于 2010-05-06 18:41:04  [回复]

哎...

wenson () 发表于 2010-05-06 13:15:12  [回复]

钟哥,顶啊,这些话,你应该放到OA上哈。

ss () 发表于 2010-05-06 13:02:34  [回复]

ivan工作以后的文字发牢骚、激昂的要比以前多,或许是年少吧。

阿祖 (http://azufoto.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05-06 10:19:57  [回复]

看牢骚不是问题,可是字体太小了。

kee () 发表于 2010-05-06 09:36:03  [回复]

哎哟 你这么说 会遭同事反感的喔 善哉善哉 阿弥陀佛 你还是改了吧

臭臭 () 发表于 2010-05-06 08:27:56  [回复]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