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 | 首页 | 今天去野营!  >>
一点点的纪念 - [ ]
 

    今天仿佛发生了很多事。

    我们中学的校长走了。

    以前我读中学的时候,他是训导主任,高三那年他才升任了校长。谁知道就这样走了。其实大家那时候都不怎么喜欢他的。说是这么说,但是今天大家一听到这个消息都觉得不可相信,然后第二个反应就是:希望不是真的,希望这是开玩笑。不过最后消息仿佛得到了证实:昨晚他在广西开校长论坛会议的时候突发性脑干出血,抢救无效,走了……

    我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是和我读同一间中学。记得我妈妈说过,那时卢教的是体育,很严厉的,很有53中(以前广附叫53中、八一中学)的风格。我们学校的校风一直如此,以严厉而著称,所以培养出了这样的老师也是有原因的。

    说到严厉,我们刚进初中的时候就给师兄门告诫过“卢主任很严厉的,给抓住了就有得受”云云。所以我们对他一直有着敬畏之情,当然也有点同仇敌忾的情怀。但是后来到了高中,尤其是高三,我们才发现他的人原来真的不错。他虽然言行很严厉,有时说话不那么好听,但是我们开始理解,其实每个学校都要有这么一个丑角色,学生才会听话的。而且重要的是,他虽然凶,但是从不勾心斗角,是直话直说的人。所以,我后来虽然嘴上还是说“卢XX严厉严厉”的东东,但是心里对他却开始产生了好感。

    那时他当训导主任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抓那些去饭堂吃饭打冲锋的学生,非常有意思!每次总有几个混蛋给他抓住,拉耸着头站在路边眼巴巴地看着其他人去打饭。我们看得多了就有经验:他总在一个地方站着等。于是我们就在那段路之前狂奔,差不多到了那地方就互相通知:“卢XX(我们是直呼名字的)来啦!”,然后大家会不约而同地慢下来,正经步行。就这样,每逢打饭的时候校道就出现了有趣的景象:只见队伍一路疾跑,然后到了某个路段就突然放慢速度正常地走……

    还清楚地记得卢校长是很喜欢射击的,而且他每项运动都很在行,射篮尤其地准!可能和他以前教体育有关吧?那时我曾经在广州射击队训练过,所以他开始知道我是我在射击队的时候。高中军训我们要打靶,他还对我说,我看你打得怎么样啊,不要丢脸给我看。谁知道我训练的是运动步枪,军用步枪我还没怎么打过,结果得了个光头,惨……后来他还给我开玩笑,说我射击队的还没有业余的打得好,真是丢脸丢死了……

    其实我初三的时候就没有在射击队了,因为自己要考高中,总得努力读书才行。后来我在高中当上了学校级的学生干部,那时挺爽的,老师对我的印象也很不错,很多老师都接触了,惟独不太敢接触的就是卢校长(那时还是主任)。当时在我看来,他是在不得不找的情况下才找的人。而且当时在学校管学生工作的老师不是他,所以后来我和他的接触就渐渐少了。

    我对于他的记忆,我想都差不多是这些了吧。只是想不到,毕业后听到关于他的第一个消息,就是他离去的噩耗。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我只觉得太可惜,虽然有些人可能不认同,但是,我觉得他是一个好老师;更可惜的是,他才50多岁,儿子才工作不久。

    人生是多么无常啊!他那严厉的面孔,响亮的声线;经常看见他打球的身影,经常听见他投篮穿网那清脆的响声,经常看见他在校道上检查学生的校服……现在这些景象却只能在回忆中回味,现在对他的回忆真的成了回忆了……

    再见了,卢校长,不知道对你说些什么好。想说你其实不错,想说我们其实挺敬佩你的,想说你打球真的很厉害,想说其实你不用对学生太凶,想说……可是你又听得到么?

    现在我们只能一次再次地对自己,对朋友说:可惜了,我们这样一个校长。然后,深深地叹一口气……

 

评论

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但还是想说:卢校长,一路走好

Sissy () 发表于 2005-03-16 02:42:06  [回复]

当一个玩笑成真...往往都会觉得失落...

阿贵 () 发表于 2004-10-31 19:51:54  [回复]

Lulu真的就這樣走暸?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