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 | 首页 | City Guangzhou  >>
The Killing Fields - [ ]
 
Tag:

  我很少推荐电影,但昨天我看完这部片子之后,却马上有了写点东西的冲动。

  如果我不是准备要去柬埔寨,我不会想到去了解一下关于红色高棉,关于他们的历史和那著名的S21,还有杀人场。当然,也就不会去看这部电影。

  残酷的历史,其实离我们并不远,大多数中国人到现在甚至还不知道,30年前我们积极援助的柬埔寨红色高棉,究竟干了些什么。

  波尔布特领导下的红色高棉,在夺取政权后的3年8个月20天的执政期内,将整个国家变成一个大屠场。红色高棉实现共产主义的方式与中国和越南差别很大:通过人口结构调整来达到革命的目的。消灭城市,将人民统一集中的农村劳动;消灭家庭,实行男女分居,孩子全部交由党抚养;消灭阶级差异,将所有知识分子,宗教信徒和有产者进行思想改造,改造不好,加以肉体消灭。到后期,实行党内大清洗,不少干部和战士都被处决。在红色高棉统治其间,柬埔寨境内越南裔被杀尽,华裔被杀过半,全国有超过百万人被杀害。

  杀人场,就叫Killing Fields,是当时红色高棉政权屠杀自己人民的地方,在整个柬埔寨,Killing Fields有数千个之多。在Cheung Ek的杀人场是现今发现最大的一个屠杀遗址,在那里依然可以发现大批人体遗骇。

  故事其实结构很简单,讲述的是一个纽约时报记者Sydney在柬埔寨革命其间,他和他的柬埔寨助理兼摄影师Dith Pran经历生死而重逢的故事。但在导演和演员的努力下,片子情节跌荡起伏,过程充满悬疑,让观者窒息。金边被占领后,Sydney和几个外国记者被高棉战士抓住,Dith Pran冒着生命危险不断地向军队头目替Sydney他们说情,柬埔寨语没人听得懂,只能从双方表情判断,形势异常紧张,中间更穿插红色高棉战士肆意屠杀政府军俘虏的镜头。在法国大使馆内,几个外国记者为Dith Pran制造假护照帮助Dith Pran逃出柬埔寨,由于设备问题,为了制作护照相绞尽脑汁,以为成功却最终功败垂成。这些情节,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影片的后半段,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描述Dith Pran落入红色高棉后的一切所见所闻:虐待,欺骗,屠杀。导演很大胆地将影片的一半时间给了一个柬埔寨演员,让他成为后半部分的绝对主角,值得夸赞。特别是Dith Pran在逃出集中营后突然发现自己身处杀人场,然后爬过尸骨如山的道路与河流,不寒而栗,相当相当震撼,让人感到强烈不安和悲怆。两位男主角在泰国边境的难民营重逢,Sydney问Dith Pran“Will you forgive me?”的时候,Dith Pran说了一句“Nothing to forgive, Sydney. Nothing.”。对一个经历过劫难又重获新生的人来说,还有什么不能原谅?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两人最终相拥喜极而泣,这一个镜头相信会让很多人落泪,而对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来说,更是心生感触。Dith Pran的饰演者吴汉,正是经历过红色高棉的柬埔寨人。

  值得一提的是,吴汉原来是祖籍广东潮洲的华裔柬埔寨人,正式职业是一名医生。和大多数柬埔寨人一样,他经历过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的一切。79年他成功逃亡到泰国并得到美国收容。《战火屠城》开拍前,公开征集柬埔寨难民演出,吴汉觉得自己的经历与角色相似,于是前去应征。何其相似的经历,被吴汉带入了他的表演之中。整部电影里作为配角的吴汉,其实才是真正的主角。这部电影毫不煽情却催人泪下,吴汉在电影里也极少展露笑容。这位从未演过戏的业余演员,将这个角色演绎得异常成功,并一举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此片当年也是获奖无数:美国第42届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奖。英国第38届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音响、最佳剪辑、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新人共八项大奖。最后获奖的还有:美国影评人协会奖最佳男配角、最佳摄影奖;纽约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摄影奖;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摄影奖等等。

  这些奖项,当中有很大部分是颁给吴汉的。成功后的他却没有选择眼演艺道路上走得更远,他回到柬泰边境办起了一所医院,专门为难民治病。令人惋惜的是,1996年,吴汉被抢劫并杀害在他LA的寓所外,凶手是华裔美国人。

  电影里的主人公Dith Pran真有其人,到美国后他在《The New York Times》做摄影记者,后来还建立了一个关于了解红色高棉大屠杀的项目。他说:“我的一部分生命就是在拯救生命,我不认为自己是个政治家或者英雄,我只是一个信使。如果柬埔寨要生存下去,她就需要多种声音。”

  我想,《战火屠城》能够获得如此成功,在于电影里毫不煽情的真实。灾难来临却无法将人性的光辉掩盖,黑暗的世界反而能让光芒更耀眼,这正是影片的背后所表达的意思。我无法想象当年被我们政府捧上了天的,勇敢抗击美帝国主义的邻国红色政权,竟然是一群杀人成性的刽子手。当生命和人性到了能被肆意摧残的地步时,任何被标榜到更高的旗帜还是更先进的主义,都足以被现实抹杀。而事实上,我们在那十年的时间里,这些旗帜和主义都成了杀人的工具。柬埔寨已经在全国各地建立起了关于红色高棉历史的博物馆,可是我们国家,现在还不敢正视那段黑暗的历史。

  历史是一面镜子,历史惊人地相似。

  Dith Pran今年3月31日在美国去世,享年65岁。

=================================================================

  《The River》回来了,太沉重。

 

评论

近年来浮出水面的电影,凤凰台也做了个关于红色高棉的特辑,10多年前,这些戏根本没法看到..最多只是看看<舒特拉的名单>这些

Neville Liu (http://nevilleliu.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0-10 18:27:42  [回复]

凤凰台经常有这些纪实专题的,也看过

阿祖 (http://www.azu.fotoyard.com) 发表于 2008-10-10 14:58:18  [回复]

最近看了許多所謂披露或者揭幕的文章,只是覺得歷史的真相總是很難被全面或者客觀的呈現在世人面前。畢竟,我們無法了解全面的曾經,而正在經歷的事情,我們也很難有一個真正的確切認知。穿越重重的表象,本以爲看到了真相,其實它也許依然還是表象。對於真相,我們所了解的永遠都只不過是九牛一毛。
對人性的兩面有自己的把握。這就是個體能做到的。

micha () 发表于 2008-10-10 13:49:19  [回复]

很难理解波尔布特的大屠杀 但当你去金边的监狱博物馆和杀人场看的时候 确实有一种感觉 就是GCD的极端 极端的共产主义的毁灭性后果。监狱博物馆有好多纪实性照片 很震撼

captain (http://concord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0-10 11:08:09  [回复]

卡廷森林事件我了解,那部片子我只看了最后那么一点点,苏联人枪杀波兰士兵那一幕,让人看了心里直堵。

Ivan () 发表于 2008-10-09 22:07:13  [回复]

不過卡廷森林是關於蘇聯與波蘭的,好像和自己人kill自己人不太一樣……

micha () 发表于 2008-10-09 21:14:52  [回复]

類似感覺的應該還有卡廷森林,是講的波蘭。

micha () 发表于 2008-10-09 21:12:39  [回复]

在吴哥听说以前红色高棉统治下的“战士“就用棕榈叶的树皮当作随处可取的割喉工具,因为侧面很锋利。当时的红色高棉全球差不多只有GCD支持。but政权和国家的定义就是机器,没有经历过屠杀的民族何其之少,和平对于任何灵长类动物都是神话。

eva () 发表于 2008-10-09 14:53:39  [回复]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