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 The Way | 首页 | 摄影是一场告别  >>
On The Way - [ 摄影 ]
 

I ran across with Milk, Lido, Venice, 2014. 

与Milk的不期而遇。这是我们在威尼斯电影节期间,住的房子旁一家人的拉布拉多犬。他已经17岁了,视力和嗅觉都不好,也不怎么走得动了。可是每天,主人,一对意大利老夫妇,都要开车带他出去到处走走。Milk走几步便要休息,老夫妇便各种口哨儿歌来哄着鼓励他。我每次遇到他们,都过去和Milk打个招呼。主人说,即使现在Milk老了,他永远都是最棒的狗狗。

年前的时候,扫底片扫到这张,想起了这个故事。今年还能否见到他,还是个未知数,每每想到这里,不知不觉地鼻子便会变酸。

昨晚发生的事情,让我想到了Milk。

昨晚深夜回到家里,楼下没有车位了,我便把车子暂时停靠着,把东西拿到楼上再下楼找车位。下楼的时候,只见小区路的另一边,赫然停靠着一辆黑厢车,打着双闪,车尾门开着,像是张开的嘴巴。这种车我一眼就认得,跑突发的时候,殡仪馆的车我见得很多。我一边心里慨叹着,到底是谁离开了这个世界,一边默默地把自己的车开到了停车场。待我停好车,走回家,楼下的黑厢车已然不见了,来去得无声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春天的夜里,路上满是各种花的香气,回南天潮湿的气味,也已经退散得差不多,我手里拿着一包最好的咖啡豆,盘算着第二天要品尝。这本身一个特别美好的夜,却让我看到了生命的轮回,在自己身边悄然进行着。

回到家里,这两个晚上,我都循环播放着久石让先生的《Memory》,电影《入殓师》里面,我挚爱的一曲。在大提琴的旋律里,阳光中的落樱,雪覆的桦林,阴天的海滩,我所能想象到的美好小景色,都在里面。其实这都并不需要有多壮丽。感谢久石让,有这首旋律,夜里也变得并不可怕和孤独。

明天一早我就要去香港出差一星期,在这期间,最近完成的一个关于唐氏综合症孩子的专题会刊登在视觉周刊上。我好久没拍这么走心的专题片子了。

 

评论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