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 The Way | 首页 | Portraits  >>
On The Way - [ 摄影 ]
 

Jingshan Park, Beijing, 2012.

去年的几乎同一时间,北京景山公园。

这卷是今年才冲出来的我会告诉你么?

近期工作总结下:

春节不在家过其实不是惯例,但这次出差算不上成功。三亚,我只拍到一个我想要的画面,而且我还不敢保证是实的。我有时会想,是不是太急了,或者作为外人,我很难,或者不应该用自己的理解去套入那些人真正的内心世界里,尤其是对失独者。田姐在火堆前的哭泣和张叔叔的沉默,外人也许永远不懂。

三亚后我们休息了一周有多,这真是最舒服的时光。在休息的时候我就已经憧憬着北京这次出差:SARS十周年,我这次的任务是拍摄肖像,用120胶片。出发前我带了大约35个胶片,但在第九天,我就全部用完了。不是因为快,而是为了保险,我拍得很多,基本上是一人拍两个胶卷的量。今天下午,我和王老师闯了一回小汤山。

我们俩都没来过,北六环以北,小汤山实在太远了。进小汤山医院后我们找了一圈没找着,被保安轰出来了。保安很神秘,他说他知道那地方在哪儿,但不能告诉我们⋯⋯于是我们将整个外墙都绕了一圈,一个封起来的大铁门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扒门上往里一看,是一大片长满野草的空地:我们找到地方了。

问题又来了:墙太高,翻不过(其实是我太重,加上我们都有器材⋯⋯)。

我敢确定,如果不是王老师也在,我一个人绝对不会决定去翻墙。我们在附近的五金店租了一把梯子,绳子拴好,爬上墙,将梯子提上来,另外一边放下去,落地!我早就想好了,如果没人发现咱们,咱们就原路翻墙出去,如果被发现了,就收拾东西从正门出去。在大空地的南面,还有一些未拆的板房和一座平房,那里连接着小汤山疗养院。

整个拍摄没什么难度,除了那要命的风。树被刮得哗哗直叫,我们冷得直流鼻涕。除一件羊绒衣外,我身上全是薄衣服,为了能快点拍完,也管不了那么多。我们走进小平房,里面比较暖,两张破旧的床摆在进门的位置,正纳闷这床用途的时候。王老师往东面的隔间探了探头:“我操,这是太平间!”

我从隔间的门望进去,里面座着一个破旧大冰柜,一眼就看出是放尸体用的。床的问题早已消失,我作了个揖,进了门。里面实在太暗了,没拍几张我就出来了。虽然此地已经多年不用,但阴森的气息依然扑面而来。宁愿冷一点,我们还是出外面吧。

板房没有拆完,很让人惊奇。我们甚至顺利进入了其中一间。一进门我就明白这可能是唯一一间能进的病房,因为来拉屎的人都是这么想的。荒废的房间肮脏破败不堪,但我们还是在墙上发现一个防毒面具般的口罩。为了翻墙轻便,我没带脚架,这时我有点后悔了。我到现在还在担心,那张照片到底会不会虚掉。

我们将几座板房都走了一遍,然后撤退。撤退前我觉得应该在小汤山留下点什么,于是我撒了泡尿。一阵大风吹来,让我得出了“野外撒尿必须顺风”的常识性真理。

虽然说,一个人出来干活很自由,但有些时候,同伴真的很重要。MaHoo老师今天不出席,是应该遭到声讨的。王老师说,马老师非常擅长这个⋯⋯哦,这个,指的是偷鸡摸狗的行为~

明天又要8点起床,已经连续一周有多。

加油吧,如无意外的话,下周二前该回家了。

 

 

 

 

评论

有点怀旧味道

为什么呢 (http://baiduhome.blogbus.com) 发表于 2013-03-06 16:56:37  [回复]

近年文字更沉着了。

leophotos (http://leophotos.blogbus.com) 发表于 2013-03-06 12:39:11  [回复]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