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Day | 首页 | On The Way  >>
On The Way - [ 摄影 ]
 

江湾路,广州,2012。

整个下午都在收拾东西,今晚要在奔赴专题的路上。

记得上一次不在家过年,是2009年的春节。那时候还是单身小屁孩,和同事要在北川灾区体验新年。除夕那晚,我们在刘易林家里吃晚饭,刘大哥喝了酒,我第一次见他那么高兴,新妈妈赵勤在一旁不停忙活着。吃过晚饭来到板房区的空地,我买一个最大的烟花,随着一阵阵爆响,几乎所有孩子都来了,整个板房区顿时充满了笑声。那天晚上很冷,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当地人开的家庭旅馆,一个房间,三个带电热毯的床铺。第二天早晨,店家徐先生(我只知道他的绰号叫“徐花椒”)端来了洗脸的热水,还有热腾腾的芝麻汤丸,让我觉得那个冬天一点都不寒冷。

其实09年的春节虽然在外地过,但异常过瘾。结束了北川的采访后,我到了绵竹会合同在出差的陈奕启,两男人被来自当地的戚雅同学邀请到家里,吃了另外一顿丰盛的家庭板房新年饭。大约是年初四的样子,两人结伴到了重庆,队伍渐渐壮大:孙璇和尚蔚从北京飞来了,白白和沈玮从上海飞来,苏里先生还有太太杨晶正好在娘家⋯⋯当时是什么样一个状况凑到一起,我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陈奕启在朝天门的江边和另外几个搓麻将输得很惨,和白白一大早在旅店的阳台和咖啡,沈玮的宾得67几乎是三分钟就换一个卷,随身挂两台徕卡的苏里先生,洞子里的鱼,然后就是那带有阵阵尿味儿到处是录像厅麻将桌十分有趣的十八梯。现在的重庆,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恐怕要将上次的人重新聚集一次已经不太可能了吧?

如果以为玩到这里就结束,你们就错了。南都二人组和北京情侣帮又杀到了成都,本来说要经重庆去三峡,但时间不够,只好去爬了一趟峨眉山(尼玛爬峨眉山也用了两三天好吧)!最二的事情发生在上山顶的时候。眼看着一拨拨的人排队乘坐缆车上山,我们几个年轻人很不以为然:这点儿路还要坐缆车不骂人吗?咱们爬!山路上的风光多么美好啊,太阳下的雪景多么漂亮⋯⋯我们压根没想到路上全部结冰了。在“这时候回去会显得很没面子”等心理的作用下,四个人硬着头皮往山顶爬,除了陈奕启,另外三个人都买了冰爪,结果小脑不发达的我还是把相机摔了出去。幸好,F3结实得很,没坏,可是裤袋里的手机却被我压碎了屏幕。下山的时候,我们毫不犹豫非常一致地选择了缆车。当天我们几个吃了非常非常多的饭⋯⋯

回到今年,这种冒险应该不会存在了。首先,当年和我一起疯的陈奕启已经当了爹,我也成了老衬,不可能一个人疯。其次,今年去的是三亚,阳光与海滩,这么舒服的地方最适合海边散步休息什么的了。第三,今年太太要跟我一起来,她对我采访的题材非常感兴趣,实际上,是她提出来让我拍这个题目的⋯⋯

每次出门,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在前方等待着我。不过出门总是让人期待,即使没什么收获,也是经历的一部分。我时常会想起一个词语:生活在别处。我们出门,有一部分目的,是看别人的生活,体验一把别人的生活。回头想想,自己日常中的一切,正正就是生活,是我们自己参与的,能够为之奋斗的,能够憧憬的生活。

愿一切顺利。

 

评论

期待大作,新年大顺。

摩卡 () 发表于 2013-02-14 08:10:49  [回复]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