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 Focus | 首页 | Crystal  >>
On the way - [ 摄影 ]
 

  Hong Kong, on the last day of 2010.

  香港,2010年的最后一天。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而我明天却要出差。

  这个五一,注定是忙的一周。四川的三周年回访,我一个人负责绵阳附近的地区,回访之前采访过的人物。其实心里蛮忐忑的。因为一半数的采访对象还没有落实好,一切都要到当地才知道。另外,也担心自己在影像上无法突破,有点紧张。不过,紧张是好事。每次大采访,到现场之前都有种紧张的感觉,随之而来的是快感,让我进入战斗的状态。无需给太多压力自己,按照自己的感觉去拍,便对了。

  只是我又要让母亲担心了。母亲之前很认真地问我,记者的工作辛不辛苦。我说我觉得还好,她放心了点。在写这篇博客前母亲来敲门,责问我为什么还不睡觉。母亲一直担心我太累。每到这种时候,我都特别愧疚。我们这种工作,让家人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尽量让他们放心,自己注意些。有家可回的感觉,真是天下第一好。

  在此我想到了之前跟踪的一个事情。这是另外一个家庭的故事。从天堂到地狱,从以为自己的女儿在新西兰的地震中获救,到日前亲手将自己的女儿安葬,赖嫦的父母,让我感受到世事无常和为人父母的不易。我佩服赖爸爸,也同情这个家庭。赖爸爸在整个事情过程中,坚强得让人难以置信:“我们这个三口之家,现在只剩下两个老人。我不能跨下去,否则,这个家庭就彻底完了。”直到葬礼的最后,向亲友致辞的时候,老人终于咽梗了,他第一次在我们面前表现得无比悲伤。那个时候,我们几个记者都突然明白,原来赖爸爸的心底藏了多少痛,只有他自己清楚。而赖妈妈,则早已崩溃。

  一个普通的采访变得不再普通,我们几个人都倾注了不少个人感情在里面,也早已把赖嫦一家当成了朋友。到事情越来越恶化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和家属一样沉重。也许是诚意打动了他们,家属也渐渐不再把我们当做记者对待。到为赖嫦安排葬礼的时候,赖爸爸特地托人问我们是否愿意出席。在葬礼中,我们是家属唯一邀请的记者。

  数年的工作中,见证了无数悲伤离合,有时候真希望自己能冷漠起来,能麻木起来,那我便能将很多事情置身事外。但我清楚自己不可以,也不可能。因为我是人。人就是如此,永远无法逃离情感的束缚。也许这就是生为人的幸福。

  好久,没有这样抒发过感慨了,庆幸自己,依然有这种能力。

  大家节日快乐!

  孙燕姿—《愚人的国度》

 

评论

每个博客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加油吧,劳动节后,会有新的收获的。

Emmanuel.GAO (http://emmanuelg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5-03 01:58:50  [回复]

还是觉得第一张像无头男尸|||||||||不能理解你的喜爱.........

kee () 发表于 2011-05-01 12:01:51  [回复]

发表评论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搜索

访问统计:
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