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More
RSS 1.0

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存档

搜索

链接

访问统计:
博客快车 — 免费申请个人博客网站 | 博客VIP服务 | 企业博客服务
In Focus - [ 摄影 ]
 

 

People mourning their relatives who lost their lives in Beichuan during the 2008 earthquake, Beichuan, Sichuan, May 12th, 2013.

五周年过去。

我今天还特地翻看了四年前写的博客。其实四年过去,大家都变了。

虽然还是很愤怒那些行为,但大家都渐渐淡了,我也难免一样。北川老县城人少了很多,包括游客和原住民。失去亲人的灾民们也会主动错开时间去拜祭,有的人就是为了避开512当天。

其实这个完全可以理解,人总要向前看,生活还在继续。我们以前常常安慰灾民,让他们把目光放远,不要老是关注在悲伤上。对媒体来说,又何尝不是应该这样做呢?说实话,我们更应该去反思,反思自己,也反思这个现状。

我的片子也平静了下来,不过我还是有点怀念09年的那个状态。说的是人,比较生猛一些~

成长,成熟,代价也许就在此。我们可以意识到,调整,但永远无法回头。生活在继续,不管你多么不愿意,所以,开心最重要。今晚和张由琼师兄聊天,好久没这么爽地聊新闻摄影了。我们都是幸运的人,因为我们还是喜欢这份工作。

明天飞一趟湖南,然后就可以回家啦~

 
五周年 - [ 摄影 ]
 

Liao Zhi, Chongqing, 2013.

重庆,志愿者廖智,2013。

多谢Max传授移轴拍摄大发,这张照片看起来真美。

写在512地震五周年之际。

汶川地震五周年,这次回访对我们来说,前所未有的难。

一个记者在做同一个题材时间越长,他的采访资源应该越来越丰富,工作起来会越来越容易。汶川地震却相反:我的电话簿里面名字越来越多,愿意接受采访的对象却越来越难找。有的人已经厌倦了记者,觉得他们是在揭伤疤;有的人选择沉默,将痛苦埋在心里,只对信得过的人倾诉。几乎所有人的出发点都是一个,要过上正常的生活,新的生活。其实我非常理解,五年过去,身为记者的我,最不想看到的是我的采访伤害到他们。

所以,在这个采访的过程中,我们总是很谨慎。如果被访人拒绝我们的采访请求,我们几乎不多劝一句,尊重他们的决定。在采访的过程中,我们提问也尽量小心躲开五年前的具体经历,如果我们需要了解,则选择间接的方法,比如通过朋友。就这样,每天我们都在对下一个采访对象是否愿意接受采访的担忧中度过,八天里,我们平均一天才能拍一张照片。

有几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

我们赶去重庆给廖智做采访。走进她的家,第一次见到她的真人,比照片上的还要漂亮。这样的美貌,给了她“雅安最美志愿者”的光环,也让她受到不少非议。直觉告诉我,廖智是一个真诚的人,她的眼神,清澈,坚强。拍摄过后,我们小心翼翼地问她,是否愿意给我们看看她的假肢。廖智二话不说,坐下,一边将双膝以下的假肢脱下来,一边向我们解释假肢的结构。我有点震惊,以致我没有去听她的说话,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她截肢的双腿。可怕的伤口,廖智看上去无助得像个孩子。

在都江堰,我们找到了聚源中学遇难学生的家属,他们仍在追寻真相。赵德群的经历很坎坷,地震夺走了她一对双胞胎女儿。 说起自己经历的时候,赵德群显得很平静。她捧着孩子的像,站在我镜头前,干瘦,饱受摧残的面容,我至今忘不了。是什么力量让她们坚持至今?

南方日报记者张由琼在映秀采访地震妈妈,住了将近一周, 河边饭馆的老板周正荣,好奇地问:“你真的是记者?见你一星期,总无所事事,早上还跑步。”接着说她之前骂过赶过记者,觉得他们不应该光顾一顿饭就单刀直入地问地震的事情。张由琼吓得背脊凉飕飕的时候,周正荣却主动说起了地震中死去的大儿子,说得落泪。通过张由琼的介绍,周正荣向我们详细讲述了地震中的经历,如何逃跑,怎么寻找两个儿子⋯⋯细节之丰富,让我们惊讶于一个农妇的记忆力如此之好,好像事情就发生在昨天。

五年过去,伤口痊愈,伤疤犹在。

愿意接受我们采访的人,都是信得过我们的,这种信任来之不易,对他们来说,面对我们敞开那些故事,需要巨大的勇气。 在人们渐渐忽略五年前的地震,或者认为地震灾区的灾民们已经过上新生活的时候,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无论好或坏,这五年有多么不易。连续五年,每年我几乎都会来灾区做回访,这次我忍不住问自己,我还能再坚持五年吗?

也许在这些母亲身上,已经有答案了。

 
On The Way - [ 摄影 ]
 

上海,诺曼底公寓,2013。Rolleiflex 2.8E,Kodak Portra400。

整修完的2.8E,又有些提升的样子,改良后的对焦极其清晰明亮,各个操作部件运作如新,施耐德镜头成像当然毋庸置疑。

到现在我还保持有对摄影的原始冲动,我觉得挺庆幸的。

休假要结束了,即将开始新的战斗。

 
In Focus - [ 摄影 ]
 

 

Anthony Wong, Hong Kong, 2013.

黄秋生先生,香港,2013。

Leica M6,Zeiss Sonnar 50/1.5,Kodak Tmax400。

胶片的质感好好。400的片子用Rodinal来冲洗貌似粗糙一些,看来要重拾DDX。

明天终于可以休假了,哈哈哈哈哈哈!!!!!!

 


 
On The Way - [ 摄影 ]
 

Beijing, 2012.

去年的北京,貌似是十月。

Jogo兄已经将blogbus的东西移动到了Lofter,弄得我也蠢蠢欲动将家伙要移动起来,不过突然发现我的Ivanzhong域名被不知哪个占了,只好暂时作罢。

还是继续写着blogbus吧,日志是给自己看的。

最近拍片的热情很高,还是胶片适合自己。看了一些身边喜欢的摄影师的片子,让人很有动力。Rolleiflex 2.8e送修到叶青师傅处,需要大约一个月时间。这段时间,就用朋友借我的Makina和自己的Leica好了。叶青师傅现在生意越做越好,是有理由的。他异常认真,而且很重视自己的声誉,所以这种人不会让手艺不好的产品流出去。希望我的禄来能在他手上重新焕发光彩。

为了最近一次采访,借用了Canon 1Dx。这机器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但毕竟是数码,没胶片那种感觉。在北京的时候,和Andrew Wong老师见面,他也喜欢胶片。让我惊喜的是,他竟然也有那种“拍完一段时间后冲洗:咦?我怎么拍过这个?”的感觉,想不到一个父辈级的老师,在摄影方面竟然也是如此孩子气,好让我羡慕。

最近身边一位同事,因为拍了某张照片而处于舆论的风头浪尖。我不讨论摄影道德,只说人情。这位同事也是我的朋友,他在采访拍摄的过程中并没有任何做得不对的地方,所以我觉得他对外界的质疑,无需解释什么。这个世界上,很多人以为自己可以做记者,所以这些人总爱对记者指手画脚。面对这些人,忽略便好。虽然说起来很容易,但大家都明白,面对如此多责难,难免心里难受。更让人难受的是报社的人,很多人平时爱打抱不平,将自己当做公知谈天说地,同事出事的时候,却一再沉默。明知同事没错,却连个人表个态支持一句都那么困难。我鄙视这种行为,对此我一点都不抱歉。如果连身边一起战斗的人都信不过,那还有什么值得信任?如果说我们不用在意外面的人,那么我们自己的战友呢?如果明天相同的境况发生在你身上,你会什么感觉?

我再次声明,我支持黎湛均。在这件事情上,我愿意用人格担保他。

以上。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